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缘

与其达练,不若朴鲁;与其曲谨,不若疏狂。

 
 
 

日志

 
 
关于我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世间清品至兰极,贤者虚怀与竹同 事在人为,莫到万般皆是命,境由心生,退后一步自然宽14167620921301082575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爱情在五千年后——钟玲(灵)毓秀  

2011-06-29 17:12:26|  分类: 趣味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安昨晚又晚归。

以前也晚归,那种晚归理直气壮,事后也都有别的事例来应证。

倒不是我盘问他,是因为他心中有事,要我分担,要我倾听。

自己的事业,说给别人听总是不大放心,自己老婆,说说不会有太大妨碍。

我和余安之间一直有着这样单纯的信任。

当然也因为我,向来听余安的,不喜多事,顶多偶尔出个主意,余安听不听我都不计较,即使事后证明我是对的,我也从不说:“你看,你当初不听我的”等等。

但后来的晚归,余安表现得有些躲闪。

仔细回想一下他的行迹,我知道,他出事了。

我只是略微有些失落,却一点儿也不急。好象,这是意料之中的一个必然。


作为女人,走到今天,我是满意的。

在当今的社会背景下,我的人生期望本来就不高,除了美貌和哗众取宠这二样,人生的丰足我全都经历过了。在应该的年龄,我做了所有应该的事:恋爱、婚姻家庭、孩子以及一份优裕的职业。


不是我清高,是我一直有宿命观点。

心为形役,意识进步没有物质形态支撑,很难走远。

男人是第一性,女人是第二性,社会发展不平衡,男女平等就是一句空话。

在社会参与的深度、广度与强度方面,在男性已铺展了几千年的环境下,女性的触角永远比不上男性,那只是单枪匹马对群狼的挣扎。偶有几个出头的,我也觉得是男人出于善意故意的网开一面。即如吴仪与赖斯,尊贵有了,却不免凄凉,失掉了人生的另一种温暖:偶有午夜梦回,哪有怀抱供她喘息?

男人有男人的宿命,女人有女人的宿命。

就我所知不多的书本知识告诉我,五千年人类的文明史其实大多是男性较量力量(男性与自然间、男性与男性之间)的历史。因此,在社会期望里,男人的宿命就是奋斗与抗争,与环境,与社会,与不同的人作着不屈不挠的斗争来获取成功与地位。更进一步,他必须不断经受磨砺才能成长为可肩负社会使命和人类未来走向的男人。男性个体的成长无非如此,任何旁人无法身替。

当今的社会秩序是男性整治世界后建立起来的,基本上体现的是男性的意志。作为女性,想通过男人获得胜利或幸福(女性胜利感与幸福感也无不带上了男性意愿或期许),除非另有一套意识形态作支撑。否则,很难。

我一直知道我要什么样的人生。

象我的名字一样,我出身平凡外表普通智力一般,在现实生活中也只是群众演员。但我真的甘于这种平淡,平凡的好处是可以不受打扰自顾自地长成自成一格的个性与品味。

人生于我们,如履薄冰,我要的是平和恬淡的生活,朝看日出,暮看日落,不希望坎坷跌荡,不喜欢头角峥嵘……

世人眼中的所谓成就根本是一种顾此失彼的诱惑。

成就如果是一种机遇,被这个机遇选中的人未必是幸运。他(她)得拿出一些人生的安适作交换。比如秋瑾,在我眼里就是一个被革命选中的不走运者,当其时也,不得不为之。就如不会泳者,遇弱溺毙,也不得不引手援之,即或因此搭上性命,亦无他法。

所谓幸运,就是你不会遇到这类事。

不幸的人则遇之成英雄被千万人赞或逃逸被百十人骂。

至于有才与貌,宛如怀璧,时势不宜,亦是祸非福。

感谢上苍赐我钟玲以外观与心智的平凡,免我少作无谓的抗争与烦恼!

      

余安未必知道我想的这么多。

男人成功虽不易,但也应该。我对他的奔波,怜惜但不以为然。他的成功终究是他的事,是他作为独立的人来世间历练一遭所必经的,都入了他的人生经验与感受里,没我什么事。我按照俗世约定俗成的规则分享一些财富带来的便利与尊荣,也作出欣然与欢颜。但我自己知道我是随时可以离这些远去的,这些个,甚至不能算是安慰,只是需要,而需要,有时是可以降低要求的。

人生是,崖上有虎狼踞守,崖下深潭有饿鳄张口以待,你命悬一枯藤,藤中仍有硕鼠噬咬;安慰是,崖边有鲜莓数枚正伸手可及。婚姻或家庭,本该是这触手可及的鲜莓。

余安不是我的鲜莓,是望梅止渴的梅,聊胜于无。

我能理解余安的不忠,但觉得他表现颇失水准,不够坦荡。

我的周围不是没有诱惑。

在男人比着猎艳的今天,可能没有哪个女人没有遭遇过或深或浅的骚扰吧。

不过,说老实话,我客观的忠实决不是因为余安,因为家庭。是因为,我没有看到有我甘于堕落的空间。如果有,我或者早就离开了余安。

忠诚与忠实,决不是为对方做的,是对自己操守的交代。所以,当余安晚归言谨行慎的时候,我不动声色却真想明言:别把感情折腾得那么龌龊猥琐!如果真的忠于自己心灵而献身,对谁都不必疚歉,而只是想得陇望蜀、首鼠两端那就可鄙可厌了。

我同情余安。

遭遇诱惑,一时之失倒也错不到哪去。可是,长时间的维持,如果纯是肉欲,这种偷偷摸摸的欢悦与内心的疚愧和因之而来的谎言相较,值得么?只是因为社会容忍便自己也容忍?受过教育的人的内心道德标准应该高于社会的普通标准吧?社会规则与标准,毕竟是一个最低标准哪!余安,不会因为这种行为而降低自我评价吗?而如果是情欲,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点?

我不动声色让他搬到书房另睡,推说最近身体不好失眠厉害,怕他晚归影响我睡眠。说这话的时候,我还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他。想到他从另一个女人的怀抱出来,我总有一种不洁的感觉。

我同情另外那个女人,那是个只属于黑暗的女人。

那种女人,自认为独立洒脱,也不过从一个男人怀抱换到另一个男人怀抱。情无所依、身亦无所依,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一个女人,再好些,没有男人肯独占花魁,那总是一种不足。我依稀记得一个美貌高薪独身女友偶尔说过:“那个家,我真怕回。没有人等我,我也没有人可等。心里想思念一个人时都找不到姓名。”在这样的文化传统体系中成长起来的女性,总以爱与被爱作为最高的愉悦与满足。再怎么样的精神独立,如果无法拥有一个完整独立的男人,怎么说来,也算不得赢家吧?究其实,人是合群的动物,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心灵饱和到不需要他人来填充或分享。女人尤其如此。

余安现在迷恋(或许是顺路寻欢呢)她,做得如此鬼鬼祟祟,她要有真情,不觉得亏么?而倘或没有真情,这种游戏于她又有什么趣味可言?

我赌余安不会放弃我。

余安骨子里还算个重情义的人。他辞职经商,表面看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其心中的惊涛骇浪、辗转反侧,我全程陪同。这种经历与记忆他无从与他人分享。

另外,他已是个标准的商人。按照法律,婚姻解除意味着他要损失一半家财,商场如战场,这种损兵折将的事儿他绝对不干。

有此二点,即使我对他放手,他也未必放得开。

我呢,暂时也没有换种过法的念头,在目前的社会状态下,情爱世界里可供女人转寰的余地太少了,变化不如守旧。至少,有一份貌似的安宁在。

按世俗通则,余安这样,宛如授我以柄,令我坦然:日后万一我要有什么花头,总是余安错在先。当然,我不会为错而错,犯不着为求平衡而随便弄脏自己。如果这世间没有我犯错的地儿,我宁肯留着,高高在上地做一个看客。呵呵。

当然,我不是在敷衍自己,是我无法计较。因为我用来计与较的衡器在目前状态下无法流通。

上帝创造两性的美好意愿已经被人类糟践得几近无地容身。在这样的环境里寻求我心目中的和谐几近不可能。

我要的爱情应该在五千年之后。

上帝予男人以阳刚是用来改造自然创造安适生活的,予女性以柔美是用来弥补刚强的不足,使人类生活以另一种更美好更温暖的面貌展现。阳刚与柔美,互为补充,殊无高下优劣之分。但男性在以力量统治了世间之后,不求上进,一味浅薄享乐,无视自己的内心感受,以可视的物质为武器,以强凌弱,只求女性臣服……而女性也在这几千年以力量说话的世间渐渐地堕落到任人摆布听天由命的附属地位,无法改观。偶有几声隐约的响动也迅速地被男性力量淹没了。男性啊,为何不想想,如果世间女子只懂得对男人曲意承欢,不能与你们比肩而进,你们的人生趣味要打好大的折扣吧?

我期待我的生命在五千年后能有个轮回,那时再作女人来人间走一趟。

我隐约看得见那时的大同世界,那时的男女两性在社会生活方面的差异完全由分工来决定,男女两性互相配合互相依存,是真正意义上的平行平等。那个时候的爱情应该坦荡无邪、饱满盛大,没有丝毫屈辱与迁就……我想,那个时候或许有我想要的沉醉与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